始料未及的感謝

原來我的一點點幫助,可以讓一個人、一家人,有著一輩子的感謝……

0
205
Image blickpixel from Pixabay

第1406期【為愛而生】祈禱之時

〈本週焦點〉始料未及的感謝
〈信心加油站〉漁港邊的祈禱室
〈幸福光點〉與孩子同行

◎黃俊雄(台北市)

2022年,正是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發燙延燒之時,我一身全副武裝,在彰化基督教醫院骨科進行教學門診。一位自稱台商的男子,及一對菲律賓籍母子來到診間。我看著那個年約三歲的小男孩,有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睛。這孩子的走路有些不對勁,一看就知道有「先天性馬蹄內翻足」問題。

男孩的母親問說:「男孩的腳從出生下來就畸形,以後可不可以正常走路?能透過手術來矯正嗎?」一旁的台商打斷了婦人的談話,語調高亢,說:「就算要開刀也要先驗DNA,證明是我的小孩再說!」診間內的空氣頓時變得凝重。

俗稱「螃蟹足」的「先天性馬蹄內翻足」的發生原因不明,發生率約千分之一。由於外觀明顯可辨,在產檢中不但可以清楚查出,出生後一週內就可以開始治療。

然而,這個三歲的孩子還無法正常走路,在我面前的家長,在意的卻是先驗DNA證實親子關係,再來談治療,因此我顧不得解釋病情,先跟家長說了一個故事。

育幼院的故事

1990年,我與陳履安先生的孩子們一起去西藏。回程中,我們搭乘輪船遊覽長江三峽,來到武漢一家育幼院探訪。在當時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下,一位七歲的男孩,因為螃蟹足而遭到棄養,從出生後就在那間育幼院裡長大。在台灣,螃蟹足的小病人,七歲還沒有接受治療者微乎其微,若七歲再不開刀,隨著孩子長大,腳部會承受全身的重量與壓力,只會越來越站不好,走不遠。

我當下從口袋裡掏出美金500元,交給育幼院院長,並且囑咐他帶孩子去當時素有「北協和、南湘雅」美名的湘雅醫院,那裡一定有小兒骨科醫師,肯定能醫好孩子。我無法持續追蹤那個孩子的狀況,但現在看到眼前這個小男孩,讓我想起30多年前的這段往事。

故事一說完,這位台商馬上回應我:「不必驗DNA了。醫師,請問有什麼方法可以還給孩子正常的腳?」

我當時覺得,我的一番話能夠感動這位父親,真的非常不容易。當下立刻安排他們到台北,請馬偕兒童醫院專精於兒童骨科的資深醫師劉士嘉評估,並在該位醫師門診後的隔日,即為小男孩安排手術。術後以石膏固定6週,待石膏拆除後,小男孩的腳板正常,已可以穿鞋與正常行走。後來還聽說,回到菲律賓的小男孩,拍了一張在商場逛街的照片呢!

寒冬中的謝意

另一個我想分享的例子,發生在我擔任馬偕紀念醫院副院長的那段期間。當時孩子都大了,家裡正處空巢期,因此我週末經常會組織醫院團隊,前往新竹縣尖石後山義診。有一次在泰崗教會,冬天的冷風從窗戶的縫隙中吹了進來,一個原本蜷縮在教會一隅的婦人一見到我,就立刻叫出我的名字。

她告訴我,她的女兒有螃蟹足,在七歲那年,從山上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馬偕就醫,而我就是當年為她女兒開刀的主治醫師。我還幫忙她們申請社會救助經費,並從口袋裡掏了2000元,當作她們母女兩人的交通費。原本只能踮著腳行走站立的女兒,在多年以後,已在新竹一間百貨公司擔任專櫃小姐。

我聽了實在太過開心,一個七歲還有機會矯正螃蟹足的小女孩,竟然已經可以恢復如常,有份穩定的工作。我整晚在泰崗的星空月夜裡,感動到睡不著覺。至於婦人提到的2000元,我壓根兒不記得這回事。
原來我的一點點幫助,一點點惻隱之心,可以讓一個人、一家人,有著一輩子的感謝,這些都是我始料未及的。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以我的信仰為本,即便如何微小,都不能忽略。因為唯有如此,才能行醫義行,為主而做。

幸福練習

盡力做好每一件小事,相信我們付出的每一份心力,在上帝的眼中,都有無上的價值。

【讀完這個故事,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】
線上捐款支持💗耕心文字事工
https://donate.pctpress.org/
包括郵資、印刷、人事庶務等,《耕心》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,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,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,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,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