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獎記

「應該不會中吧……」,我邊對發票邊想著:「中兩百塊也好……」257沒中,560沒中,993沒中,810……,中了耶,兩百塊獎金!

錘打的人生

萬華疫情蔓延之初,台南的情況還不明顯,我憑一股小確信,還興致勃勃跟著好友開車前往花蓮參加一個姊妹的婚禮。一路上,我們經過許多店家和超商,都不外借廁所,連小吃店也只能外帶,才驚覺到疫情的嚴重。

荒漠甘泉三部曲

與其說,我是一個吸毒者,不如說我是一個嗜毒者,別人是吸毒之後睡不著,我是睡前不吸一下難以入眠;吸毒的念頭充斥在我日常的所有時間、空間……

外公隱藏的愛

我的外公有四分之一的荷蘭血統,他身高182公分,鼻子又高挺,常被認作是外國人。 有一天,不知何故,外公突然「起乩」了,但他不想當乩童,於是到處求神問卜,希望把身上的鬼靈趕走。哪知拜過全台大廟小廟,卻沒有一家能幫上忙。後來外公聽說海邊有個基督徒,叫郭傳道,他會趕鬼。外公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,去海邊找郭傳道,果真把鬼趕走了。於是,外公外婆帶著孩子信主,從此一家只敬拜上帝。

管聲再度響起

我出生在香港。在我十個月大時父親離世,不久後母親改嫁,便把我交給外婆撫養。在隔代教養之下,我不知不覺成為一個狂飆少年。從小就讀放牛班的我,一直都是老師的眼中釘,國小換了兩間學校,國中又換了五間。記憶中,我的在校時光好像都在跟那些為人師表者對立、抗衡,也頻頻被校方和家人聯手洗腦:「你不是塊讀書的料!」

你,交託了嗎?

雖然我知道要禱告,要學習交託,但還是做不到百分之百放手, 在專案記者會前夕更是焦躁不安……

圓夢,對焦上帝的人生樂譜

上帝好似藉著這件事在提醒我:「人生也像練琴一樣,每次都應該要與『上帝的樂譜』對焦,千萬不要自己一股腦地自隨己意亂彈,或被其他不屬世界的誘惑給拐騙,越離越遠……」

在告別之前

十二月的陽光暖洋洋地灑落在我身上,我突然有一股想哭的衝動。因為B的來電,讓我這幾天累積的擔憂全被卸了下來……

祂是我一家之主

以前讀三義國中時,走到學校路上會經過一間教堂,媽媽總是吩咐我們不要進去,說那是信耶穌的人去的,那是外國人的神,與我們無關。

主在我船上

主若要我們活著,活著的每一天都是祝福與恩典; 主若明天就要接走我們,那今天就是活著傳福音的最後日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