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眼中的最佳主角

只見他手指在絃上飛舞,抑揚頓挫的音色迴盪不已,表演一鳴驚人……

0
3
◎甄慧嬌(桃園龜山) Photo on Visual Hunt

「老師,謝謝您一年來的照顧,我要回江蘇跟爸爸一起生活了。」小逸將花束送給我,我緊緊擁著他:「畢業了,長大了,別再讓老師擔心了,好嗎?」校園驪歌輕唱,拉開了畢業典禮的序幕。送走了這群孩子,抬起頭,樹梢透出陽光,我忍住淚水,不斷回想起他們的身影。枝頭蟬鳴似乎正在安慰我,天下無不散的筵席,學生終究要邁向新的人生里程碑。

回到辦公室,細細翻閱畢業紀念冊,彷彿還聽見學生在走廊上追逐的嬉笑聲。這一班孩子,每個人皆有精彩的故事。若把三年來的師生情緣比擬為一部電影,老師的角色不是導演也不是編劇,比較像攝影師,忠實記錄校園生活的點點滴滴,每個孩子都是我的最佳男女主角,每天上映不同戲碼,有時是喜劇片,當然少不了動作片和愛情文藝片。

小逸是親情和解片的男主角,我陪伴他成長,見證了愛是化解難處的最佳良方。由於父母離婚,國小至國中二年級,他隨著在江蘇工作的父親在中國求學。由於升學的考量,國三這年他回台灣,在我班上就讀。剛開始他總是沉默不語,不太和同學互動,或許是一口捲舌國語在同儕中稍顯不同,於是選擇低調應對。下課後,我常主動關心他,但青少年的防禦機制較強,總以冷漠回應。

有一次學校舉辦才藝競賽,小逸自行報名參加。國中階段的孩子多半以流行歌曲或街舞為主,大家對於小逸的古典吉他表演拭目以待。比賽當天,我帶全班到場為他加油,只見他手指在絃上飛舞,抑揚頓挫的音色迴盪不已,表演一鳴驚人。他在班上的人緣變好了,吉他王子的名號不脛而走。或許是有了自信,他漸漸放下心防,對老師的關心不似以往排斥。

一天晚上,我接到小逸祖母的電話,說他放學後沒回家,她不知道孩子的去向,非常焦急。原來,祖母認為學音樂無前途,非常反對,祖孫因此起了口角,小逸就逃家了。第二天,小逸也沒出現,我到處詢問,但是沒有同學知道他可能躲在哪裡。我知道再擔心也無法讓他立刻回家,只能不斷為他禱告。感謝耶穌,隔天他就來上學了。我先不責怪他,想聽聽他的想法,午休時找他聊:「你昨天沒來上學,老師好擔心啊!如果爸爸在中國知道,也很難安心工作……」

一提及「爸爸」兩字,小逸原本平靜的臉龐立刻展現怒氣:「就是要他擔心!他憑什麼把我丟給奶奶!我是沒人要嗎?」當下我有點不知所措,就先安靜等待他把心中的不滿發洩出來。原來小逸的父親因忙於事業,已經三個月沒回台灣,加上祖母管教嚴格,一味要求成績,不了解叛逆期孩子的心思,祖孫間的摩擦越來越大:「阿嬤很奇怪,只會要我考建中。人生除了建中,難道沒有其他目標嗎?只會說學吉他會餓死,只會逼我死讀書!我討厭爸爸!討厭阿嬤!」

對於具有傑出專長的孩子,除了要求他改變心態、行為來配合體制,父母、師長及教育政策可做些什麼呢?如何才能破除迷思?由衷希望國中教育能成為滋養孩子的沃土,但是,目前我實在無法為小逸做什麼,便牽起他的手:「孩子,我明白你心裡的苦,主耶穌愛你,我也愛你。不要恨爸爸和阿嬤,或許他們無法了解你的想法,但我相信他們也愛你。你知道嗎?昨天你沒來上學,我和阿嬤非常擔心,我不斷為你禱告,祈求主耶穌讓你平安回家。」

我又和小逸分享耶穌的話: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,我就使他們得安息。」(聖經馬太福音11章28節,和合本)我對他說:「孩子,把你心中的苦交給耶穌吧!」他的淚水不斷滑落。之後我打電話給小逸父親,他不知道孩子心中如此不滿,但承諾會好好跟他溝通。
畢業後小逸將回江蘇繼續升學,父親也不再攔阻他的音樂之路。我祝福他繼續在音樂舞台上發光發熱,在耶穌的引導下,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成為最佳主角。

【幸福練習】
💗

老師常被比喻為培育學生的園丁。老師也非常需要認識上帝這
位最偉大的園丁,向祂支取足夠的愛與力量,來關心學生。

我有話要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