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滿福寶

我得到莫大的安慰與激勵,能夠慢慢走出喪女的錐心之痛……

0
7
◎雅斐(台南市)
Photo credit: maira.gall on Visualhunt.com / CC BY-ND

我與同樣信仰基督教的先生,一同建立基督化的家庭,三個聰慧可愛的女兒出生後,我們全家人一起去教會、參與教會服事,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。

不料,十年前小女兒罹患重病,雖經過許多繁瑣痛苦的治療,仍宣告不治,撒手人寰。我內心極度悲傷,失去愛女的痛苦真是言語難以形容,甚至覺得失去人生意義。後來在家人盡心的照料之下,我打起精神勉強度日,教會弟兄姊妹也不斷安慰、扶持、陪伴我。

有一天早上,我在讀聖經時,不禁痛哭失聲,大聲禱告呼求耶穌救我脫離痛苦憂傷。突然,有一股觸電般的暖流漫過全身,我強烈感受祂的慈愛緊緊包圍著我,腦海中浮現一幅意境深遠的圖畫,是我獨自一人走在荒野的荊棘地裡,而祂像雲彩一樣圍繞著我。霎時間,我得到莫大的安慰與激勵,能夠慢慢走出喪女的錐心之痛。

經過生命的淬鍊之後,因為耶穌的恩典,我能夠重新得力,立定心志要靠著祂的恩惠與慈愛,將祂的愛傳出去,讓更多人認識祂,於是成立「滿福寶」小組,每週邀請鄰居與親友來我家參加福音餐會。經過三年的努力,小組中有四位朋友受洗,加入教會。

在教會,我也關懷每週來到教會的新朋友,並透過禱告、聚餐、郊遊等方式,持續關心他們與家人,除了和他們建立信任關係,也希望他們能有機會到教會認識耶穌。關懷的過程,需要極大的耐心與愛心,往往無法立即看見成效,不過,因為耶穌先用祂的愛來愛我,我因此能用愛心去服事這些朋友。

如今回想過往的年日,我真的很感謝耶穌陪我走過這一段歲月。我出生於高雄茄萣的小漁村,家徒四壁,自幼與母親天天為生活奔波勞苦。村內幾乎家家戶戶都拜媽祖求平安,祖母與母親每到農曆初一、十五必定按時在家祭拜,並經常到附近宮廟虔誠禮拜,奉獻香油錢。我每次跟家人到廟裡拜拜時,一看到七爺、八爺,以及臉被煙燻得黝黑的神明雕像,害怕的感覺油然而生,一點也不想親近,雖然被迫拿香跟著拜,卻只想躲得遠遠的。

儘管家人拜得很虔誠,家裡卻沒有平安,父親終日沉溺宴樂,棄家庭生計於不顧,經常與母親爭吵、打架,鬧得全家雞犬不寧,最終以離婚收場。我由母親撫養,生活倍加艱辛,而母親雖然已從拜拜的枷鎖掙脫出來,仍堅持每天祭拜祖先。

經過一番勤學苦讀,高中聯考放榜後,我幸運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大學,為紓解生活上長期的緊張,應同班基督徒同學的邀請,我前往台南橄欖山參加福音夏令會,從此瞞著母親每週去教會參加聚會,慢慢對基督教信仰有些基本認識。當時教會的惠珠和春佳兩位姊妹,常陪我讀聖經、禱告,非常照顧我。從小到大,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被人關心、愛護,內心十分感動。後來,在她們的鼓勵之下,我參加教會的基要真理查經班,然後受洗歸入上帝名下。

在台北就讀大學時,我住進聖教會大專團契的女契友宿舍,結交終生好友桂華、育英與遠華等姊妹,彼此相愛並熱心學習關懷他人的祕訣,也積極投入師大基督徒團契,在小組查經時,接受歸納法研經的訓練,奠定一生讀聖經的基礎,在過程中也學習到互助與互補,助益我日後在教會服事時,能與團隊緊密合作。

畢業後,我由教育部分發,於台南的國中任教,在學校裡和其他基督徒老師成立教師禱告小組,並積極向學生傳福音。儘管母親仍然非常反對我的信仰,時常責罵逼迫,但我在患難中對上帝的心意更加堅定,每個禮拜天一定到教會參加崇拜,週間參加禱告會,週六晚上則擔任青年助道會輔導,陪伴成長中的學子與就業的年輕信徒。

以前,我曾迷迷糊糊度過青澀成長歲月,但是耶穌一路在各方面帶領我、教導我,使我後來得以享受溫暖的蒙恩歲月,同時透過和弟兄姊妹的相處,讓我度過喜樂的教會生活,也走過難以理解的痛苦,撐過哀慟的日子。

回首過去,我一生的年日都在上帝的規劃中,正如聖經詩篇65篇11節:「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,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。」(和合本)上帝的醫治與扶助,激勵我以感恩的心走人生路,回報祂的厚恩。

我有話要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