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甲歲月樂融融

以前的我對於金錢和不確定的事,總是很容易憂慮,但是現在年逾花甲的我,相當享受退休生活……

0
5
◎李秋肆(屏東內埔)
Photo credit: Nathan O’Nions on VisualHunt.com / CC BY-NC

在我八歲時,有一群人到我居住的南部村莊,教我們唱歌:「上帝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愛子賜給我們,叫一切信祂的,不致滅亡,反得永生……」當時我聽不懂,後來信耶穌後才恍然明白,福音的種子已深埋在我心中。

為了遠離由嚴厲祖父掌權、吵鬧紛爭的原生家庭,我十九歲就步入婚姻。先生因經濟考量和工作性質,需四處調動,甚至遠赴國外,我獨自撫育兩個年幼的女兒,夫妻倆一直聚少離多。

好不容易等先生工作穩定了,我們也買了自己的房子,我卻經歷被朋友騙錢、先生罹患癌症等過程。陪伴先生北上住院治療期間,我將兩個稚女寄在南部娘家由媽媽照顧,一個人在醫院常怔怔望著無語夜空和先生孱弱的身體,身心飽嚐疲憊與孤單無助的痛苦。

幾個月後先生去世,那時孩子們才十歲和十五歲,我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辦。獨自面對經濟壓力和教養孩子的責任,不擅理財的我將財務狀況弄得一團糟,加上從事保險業務工作,常常回到家時,孩子們都已經入睡了,不僅自己身心俱疲,對於兩個孩子的成長也疏於照料,心裡充滿歉疚和無奈,這時身體健康也出了狀況,約莫四十歲就診斷出高血壓和糖尿病,自此藥物不離身,又在更年期階段罹患憂鬱症,甚至出現想結束生命的念頭。

茫然無望的我極度想找心靈寄託,親友介紹我去拜偶像,然而,從台灣尾拜到台灣頭,心裡反而感受到被鬼魔攪擾的不平安,也更加迷信到不可自拔,認為生活的不順遂是自己做得不夠、因果業障所致,後來還加入了宗教團體擔任委員,但是心裡的憂慮和生活的重擔從來都沒減輕過。
就在四年多前,我在朋友家中突然失去意識,醫師診斷是急性腦中風,經過住院、復健,幸好對生活自理能力沒有造成太大影響。早已信耶穌的二女兒曾向我傳福音,但都被我拒絕,住院期間她的同事來探視,送了一本介紹福音的《滿福寶》給我,並帶著我作決志禱告,邀請耶穌住進我心裡。

出院後不久,我搭火車去找二女兒,臨上車前跌了一跤,摔裂了踝關節骨,一跛一跛上車後,突然又感受到被鬼魔攪擾的不平安,心裡浮現「不要再拜拜」的念頭,一看到二女兒,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竟然是「我要信耶穌!」
當天我的腳好痛,瘀腫得無法行走,醫師評估要三個月以上的恢復期,並且建議我盡量不要行走,女兒借好輪椅準備要長期抗戰,很憂慮的我就開始照著《滿福寶》禱告,很奇妙,隔天居然就消腫並且不太痛,一個禮拜以內就可以正常行走了。

乩童來家中察看我供奉的偶像,告訴我偶像裡並沒有神的靈,我才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來所堅信會保佑我的,其實都是假的!我決定馬上將家中偶像除去,開始跟著女兒去教會。教會生活讓我感受到喜樂與平安、和弟兄姊妹相處的美好,很快地,我就在當年年底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。
以前的我對於金錢和不確定的事,總是很容易憂慮,但是現在年逾花甲的我,相當享受退休生活,心境變得輕鬆,人也快樂起來。主耶穌是我生命的救主,從讀聖經、禱告中,我發現上帝的話都是真理和應許,讓我像找到寶藏一樣興奮,能夠認識上帝,真是我這一生最大、最美的祝福。

我有話要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