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教我寫詩

還記得童年時唱過的詩歌〈愛的真諦〉,當時只覺旋律優美,無太多感觸。如今在獄裡重新唱起,心中竟泛起陣陣漣漪……

0
3

◎黃敏郎(桃園)

自從學校畢業後,媽媽總是擔心我學壞,常常耳提面命,都被我解讀為碎碎唸,而且不經意會對她頂嘴或咆哮。後來,我不耐其煩,就獨自搬到外面住。在一人飽全家飽的狀態下,根本忘記關懷家中母親是否溫飽,只有當自己經濟拮据時,才會想起她。平日省吃儉用的母親,對我總是出手大方。妹妹不時會調侃母親重男輕女,不滿母親對兒子百般縱容溺愛。

或許是因為我不懂珍惜擁有的一切,以致後來觸法、被禁錮在黑暗的牢籠之中。吃的是粗茶淡飯、穿的是陰鬱囚服、睡的是竹蓆大的小床、活動範圍受限,更甭提娛樂了。無論時間或空間,樣樣皆失去自由。與以往要什麼有什麼的自在生活相比,真如天淵之別。我曾在牢中賭氣不吃飯,企圖餓死自己,也曾期盼自己一覺不醒,但總被連連惡夢驚醒,身心飽受折磨。

原以為人生不會比現在更慘了,未料,前陣子得知母親手上的皮膚漸漸潰爛,老人家免疫力越來越差,我開始擔心母親無法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。醫生指示要避免刺激手上的傷口,然而母親天生潔僻,動不動就要碰水。我在信中叮嚀她要定時塗抹藥膏,要多吃蔬果、多喝水、多休息,等手好了才能使用最愛的肥皂。我也答應母親我會改邪歸正,要她健健康康等我出去。

我知道母親疼惜兒子,信裡字字發揮兒子的「義務」,一連寄上好幾封,儼然承襲母親嘮叨的衣缽。如今才明白,母親的叨念是多麼寶貴啊!

此次我鑄下大錯,最傷心的莫過於母親。如今,她被拘囿在老化身軀與固著的習性裡,所受的磨難不亞於桎梏中的我,而且還要擔心兒子在獄中是否遭人欺負。母親的無奈及無助,為兒子滴下的淚水,都烙印在我心中,每當想起自己過去的荒唐,深感慚愧。

還記得童年時唱過的詩歌〈愛的真諦〉,當時只覺旋律優美,無太多感觸。如今在獄裡重新唱起,心中竟泛起陣陣漣漪。母親的愛,我絲毫無疑,縱使兒子遠走他鄉或身陷囹圄也不改變。

日前,我靈機一閃,把這首詩歌改寫成〈孝的箴言〉,將自己重新盡人子孝道的想法抒發其中。感謝上帝,從未寫過詩也沒有詩人浪漫情懷的我,為了母親,我願意挑戰自己,將這份心意記錄下來,提醒自己也勉勵他人。

向母親獻上這首拙詩,感謝她用歲月和眼淚教導我這個不孝子,求神上帝幫助我,有足夠的力量和愛去實踐自己在這篇詩中所寫的,努力彌補那尚未完成的孝道。

孝的箴言

孝是終生侍奉又有敬重
孝是不棄嫌
孝是不傷天不害理 不做自殘的事
不求己身的溫飽 不傲慢頂撞
不貪圖父母的財
不獨享專寵只共樂天倫
總是順從 總是殷勤 總是關懷
守護長遠 守護到永久
孝是至死不渝

我有話要說